楓奏

查看个人介绍

【盾冬】清凉(15)(完)

polinavasily:

Summery:一个清凉的故事,《死寂》AU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15)Mia


       汽车在公路上疾驰,直奔瑞文斯菲尔镇中心而去。一路上,巴基好像丢了魂魄,双手湿漉漉的打滑,几次抓不住方向盘。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他不断告诉自己,心脏却越跳越快。


        那张鬼牌躺在方向盘前,正面朝上。车窗玻璃模糊地映出了纸牌上的图案:鬼王、完美设计、晋。


       于是一切谜题找到了答案——神秘的身世、巧合的出现、寄到爱德华家门口的比利、被操纵的米娅、还有坟墓里不翼而飞的101只木偶。


       原来真正的鬼一直在他们身边。


       但是,在巴基心底依旧残存着一丝幻想。他不相信那个被爱德华视为此生挚爱的人会是杀死他的凶手。巴基和他聊过天,他的眼睛像人一样湿润,他说话时,能看到鲜红舌头在口腔里跳动。


       巴基将油门踩到最低,风驰电掣地冲过限速路牌。他真是个傻子,他竟然让自己的侄女和一只木偶朝夕相对……


       车窗玻璃上,晋冷淡的面孔渐渐变得十分模糊。阴影从积雪的山峰顶端滑落。路灯一盏接一盏地亮起。夜幕正悄然降临瑞文斯菲尔。


       汽车即将驶入镇中心,一块指示路牌孤零零地戳在道路右侧,提醒司机距离瑞文斯菲尔中心花园只有约一千米的车程。巴基却在此时停了下来,通过车窗玻璃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他有些怀疑,他究竟是把车开入了瑞文斯菲尔,还是地狱的入口。


       在他们面前,整个小镇被一层红色的浓雾遮蔽。看不清房屋和桥梁。只有一道诡异的光亮在迷雾深处不停地闪烁。巴基依稀记起,那大概是一盏坏掉的路灯。


      “巴基,当心,不太对劲儿。”史蒂夫提醒他。


       巴基小心翼翼驶入城镇深处。因为能见度太低,即使心急如焚,他也不敢贸然提速。红色的浓雾如同有生命一般,在瞬间将他们完全吞没。


       导航在进入瑞文斯菲尔的那一刻就突然失灵。迷雾深处影影幢幢,只有几个模糊的轮廓在眼前浮现,又骤然消失。一时间根本无法辨别方向。


      或许是因为视觉派不上用场,人的听觉一下子变得格外灵敏。车窗外时不时传来低语的沙沙声,很轻,仿佛贴着他们耳畔掠过,却无论如何都听不清内容。


       就好像说话的人已经溶解在迷雾里,只剩下一点声音在回荡。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汽车像是失去方向的船只,在红色的雾海中孤独的飘荡。死亡的气息似乎已经不再遥远,它在缓缓逼近,用那双嘲弄的眼睛注视着他们自投罗网。巴基几乎已经能听到那双黑色的翅膀在头顶拍打的声响……


      这时,浓雾里突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汽车前颤颤巍巍地前行。巴基立刻踩下刹车。汽车滑行了一段距离,最后终于停了下来。巴基松了一口气,看到那个人依旧在前方伛偻蹒跚,他拂去额头上的冷汗,还好没伤到人。


       巴基按下喇叭,滴——滴——,刺耳的提示音在浓雾的环绕下听上去有些不太真实。


       那个人没有回头,他在雾里走得很缓慢。巴基等了很久,他的身影依旧没有消失。


       于是巴基摇下车窗,对着那个背影大喊:“老兄,让一让,能不能让我先过?”


       背影突然停住脚步,从红色的迷雾里,他缓缓回过头。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朝这里走来。


       他的脸在迷雾中影影绰绰,但能看出动作十分迟钝僵硬。一只脚向前,另一只脚断了似的拖在地上。双手紧贴着裤线,有些不协调地向前摆动。


       巴基焦躁不安地拍打着方向盘。史蒂夫眯起眼睛,将自己的意识放远放长。直到那张脸渐渐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变得清晰可见……


      他突然摁下按钮,关上了巴基身边的车窗。


      “你干什么?”巴基不解地问。


      “撞过去。”他不带感情的下达指令。巴基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我说撞过去!”


      “你疯了?”


       眼看着那个迟缓古怪的身影越来越近,史蒂夫来不及解释,一把抢过方向盘,同时狠狠踩下油门。


      “史蒂夫!”巴基发出一声惊呼,眼睁睁地看着汽车撞向行人。伴随着一声巨响,一张诡异恐怖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前窗上。就在驾驶座的正前方。当巴基看清他的那一刻,差点失声尖叫起来。


       那已经不能算是一张人的脸了……他的皮肤像是蜡一样黯淡,嘴角被撕裂过,又用细密的针线缝合,形成两条黑漆漆的木偶纹。他的眼球被掏了出来,塞进两颗黯淡无光的玻璃制品,下眼睑外翻着,快要掉出眼眶的玻璃球贴着窗玻璃,死死地盯着巴基看。


      他被做成了一具木偶……


      他的身体还在玻璃上不停地颤动,一只手敲打着车窗,他想进来!


       史蒂夫倒退几米,甩掉尸体,毫不留情地从他身上碾压过去。轮胎下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巴基已经分辨不清他们碾碎的究竟是人的骨头还是木偶身体里的陶瓷和木头。


      “怎么回事!”巴基快被恐惧折磨得发疯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像是坠入了一场永无止境的梦魇。天真地以为一切已经结束。然而湖心剧院的一切只不过是开始。


     “如果我没猜错,玛丽·肖把镇上的人都变成了木偶……”


      巴基瞪大眼睛,惊恐不安地望着史蒂夫。过了一会儿,他镇定下来,重新掌握方向盘,狠狠踩下油门。脑子里只有一个单词不停地跳动——米娅。


       汽车终于抵达了橡树湾庄园。


       巴基冲进大门。门板狠狠拍在墙上。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随之轻微晃动了一下,发出泠泠声响。


       客厅里空荡荡的,却能听到有人在说话。巴基环视四周,看到从餐厅里透出一丝光亮。


       “谁在那儿?”他小心翼翼地朝光亮处走去,“舅舅?埃拉?米娅?”


       史蒂夫跟在他身后,谨慎地握紧武器,他知道巴基现在有点方寸大乱了。


      巴基的声音在偌大的古宅中回荡了一圈又一圈。但却得不到回音。与此同时,对话声依旧在继续。


       他们走近餐厅,但没有冒失闯入。餐具柜上的玻璃能够反射出餐厅一角,帮助他们窥视里面的情况。


      长长的橡木桌边坐着三个人,埃拉、巴基的舅舅老威廉、还有殡仪馆的理查德·沃克先生。


     “今天的汤不错。”


     “……新鲜的鲟鱼。”


     “这道香草炖红蛤是埃拉的拿手菜……”


      巴基听着这从容不迫的对话,心里大惑不解。难道他们不知道小镇已经深陷危机,所有人都已经变成了木偶吗?他们怎么还有心情坐在餐厅里悠闲自在地享受美食?


      他按捺不住急迫,不顾后果地闯了进去。餐具柜对面的橡木桌上铺着洁白整齐的桌布。蜡烛盛情燃烧,在餐具上投下暧昧的阴影。塞佛尔陶瓷餐具一丝不苟地摆放在四周,看上去精致且迷人。


      埃拉、老威廉和理查德坐在餐桌一角,充耳不闻地聊着他们自己的话题。


    “汤很好。”


    “鱼也不错。”


    “埃拉手艺很好。”


      对话在诡异地重复。


       心系米娅的安危,巴基实在无法做到从容不迫。他几乎是喊了出来:“舅舅,米娅呢?”


      老威廉望着右手边的理查德,眼睛一动不动


     “豌豆汤很好……”


      “舅舅!”巴基忍无可忍地想要打断他,“告诉我米娅在哪儿?晋呢?他和米娅在一起吗?”


     “鱼也不错。”理查德用单调的声音重复着刚刚的对话。


       对话陷入了一场古怪的循环,像是演员在反复练习一段永无止境的对白。史蒂夫和巴基变成了两个不自觉的看客,被迫观赏眼前这幕奇异的戏剧。


      突然,史蒂夫意识到了什么,朝老威廉的身后走去……


      巴基看到他的目光黯淡了下去,表情渐渐凝固。


      “发生什么了?史蒂夫?”


      史蒂夫抬头望着他,右手轻轻一推。老威廉的身体随之伏倒,露出了被掏空的背部。他的脊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木偶表演时支撑木偶身体的木杖。


       “他死了……”史蒂夫说。


       巨大的恐惧渐渐在巴基眼底浮现。他感到自己的力气正随着希望溜走。难道他们来晚了?


       不!不可能!


       他突然不顾一切地冲出餐厅,急切的脚步声回荡在古宅中的每一个角落。


       “米娅!”他急切地呼唤,“告诉我!你在哪儿!”


       史蒂夫连忙跟了上去,但巴基早已没了踪影。声音指引着史蒂夫,把他带向一道道阴暗的走廊和反复出现的拐角。但却始终没能把他带到巴基身边。古宅像是有生命一般探出它不怀好意的触角。这里正在变成一座迷宫。它不想让史蒂夫和巴基汇合。


       他闭上眼睛,倾听着巴基的呼唤在耳畔回响。在无数的声音和无数的幻象中,他努力辨别着巴基的方向。


       史蒂夫,冷静下来,想想那栋视觉欺骗的鬼屋。不要让幻觉占据你的大脑。要用意识寻找出路。


       ……


       巴基站在一扇虚掩的木门前,他听到米娅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78、79、80、81、82、83……”


       巴基将脸贴上那道虚掩的缝隙,米娅站在墙前,双手捂住脸。洁白的裙摆拢着一层朦胧的微光。


       “84、85、86……”


       清脆的童音在游戏仪式中跳跃着奔向终点。


      “98、99、100!我来抓你了哦!”


      米娅从墙边转了过来,略显苍白的脸上闪烁着兴奋。她蹦蹦跳跳地朝门口跑来。


       巴基一把推开门,冲上去将米娅抱进怀里,紧张地上下查看。还好,还好,米娅的身体依旧温暖,眼睛湿润明亮。她没有受到伤害。


       舅舅的紧张令小女孩困惑不解,甚至有点抱怨,他的力气太大,都有点把她弄疼了:“舅舅,你也是来陪我玩捉迷藏的吗?”她天真地问。


       “不,我是来带你走的。”巴基抚摸着米娅柔软的脸颊,一次又一次地确认,很怕她会突然消失。


      “可我还没玩完捉迷藏。”小姑娘不悦地嘟起了嘴。


      巴基不想吓坏自己的小侄女,只好顺着她的话问: “米娅,你在和谁玩捉迷藏,是晋吗?”


      “不是,是爸爸。”


       “爸爸?”巴基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是爸爸,他回来了。答应陪我玩捉迷藏。”


        他摇摇头,紧紧握住小女孩的肩膀,这太诡异了,“米娅,你的爸爸死了,他不可能回来!”


       “你胡说!”米娅激烈地反驳,拼命想要从他怀抱中挣脱,“爸爸回来了!他吻了我!爸爸说再也不会离开我了,他会永远和我在一起!”


       米娅推开巴基,头也不回地跑出屋子。巴基连忙跟在她身后。


      “爸爸!我来抓你了!”她银铃般的声音晃动着,晃动着,像是长了一双翅膀。迫不及待地想要飞到爸爸身边去。


      屋子很大,很暗,可她并不害怕。她轻车熟路地跑进墙中隐藏的一扇暗门里,好像已经这样做过了无数次。巴基记得那扇暗门,那是爱德华小时候的游戏室,那时候,他们常常躲在这里玩捉迷藏。


      他轻轻一推,门旋转了一下,将他推入一片黑暗之中。


      这里根本不像有人。


      空气里散发着一股霉味,还有一些丝丝缕缕的东西落在巴基的脸上。应该是蜘蛛网。自从爱德华离家之后。游戏室肯定已经被荒废了很久。


       靠墙是两扇陈旧的格子窗,一扇被窗帘遮住,另一扇半开着。冷风从缝隙里灌了进来。呜呜地在空气中震动。


       “爸爸!我找到你了!”米娅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她像只小鸟儿似的扑向窗边。


       巴基这才看清楚,原来窗帘后一直藏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他来不及阻止,米娅已经掀开窗帘。窗帘后站着一个男人,米娅拉着他的手,快乐地喊着爸爸。


       巴基倒吸一口冷气,窗帘背后站着的是爱德华的尸体。


       他的伤口被缝合过,缝线很认真,竟然迫使他的嘴角蜿蜒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他身上的衣服也是簇新的,就像他还活着一样。


       但他永远也无法再带给米娅温暖,他死了,那只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米娅不明白这一点,她依旧用自己柔软、温暖的嘴唇一遍遍地吻着那只冷冰冰的手。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暗门缓缓转动的嘎吱声。米娅回过头,仰起脸,像在期待什么奖赏。


      “晋,爸爸被我找到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浮出黑暗,如惊雷般落在巴基耳畔。


      “过来,米娅,等会儿再和爸爸玩。”


      巴基转过头,首先看到的不是晋,而是他身边的机械台车。车上整齐摆放着大小不一的止血钳、手术刀、缝针、持针器……接着,落入他眼中的是一只修长的、带着医用手套的手。


     “过来。”晋对米娅说。


       米娅跑到巴基身边怯怯地看了晋一眼,下意识地想过去。可是当她看到晋手里那把闪着寒光的刀时,又有些迟疑了。她觉得那会很疼,她怕疼。


     “米娅,你又不听话了。”晋像人一样无可奈何的叹气,语调依旧柔和。


       只是现在,这种温情丝毫无法取得巴基的信任,反而使他作呕。一时间,怒火压倒了恐惧,他把米娅紧紧护在身后。


     “是你杀了爱德华?”巴基质问道。


        晋没有回答。他双眼失焦般地望向黑暗。黑色的瞳孔里空无一物。


     “你为什么要杀他?”巴基步步紧逼,“为了给玛丽·肖报仇?”


       一阵凄冷的风呼地吹进窗户,窗帘不安地抖动起来。米娅缩在巴基身边,有些怕冷。


       晋低头看了一眼米娅,走过去将窗户关好。


       房间瞬间不冷了,米娅轻轻拽了拽巴基的衣服,小声恳求:“舅舅,你好不好不要和晋吵架。”


       她纯真无邪的目光刺痛了巴基的心,她还是个孩子,她只想有家人的陪伴。


      “他爱你……”巴基哽咽地说,“他们都爱你。”


       在一丝惨淡的光线里,晋的目光闪动了一下。爱德华的尸体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凝视着自己残酷的爱人。


     “我也爱他。”他突然说。


     “而你杀了他?”巴基不可置信地问。


        晋很久没有回答。好像很困惑,又如同在思考。


     “妈妈说,爱就是渴望永远陪在一个人身边。”他微微侧着头,用幽灵般的目光注视着爱德华,“但是人的感情,却总是比夏天盛开的鲜花还要脆弱。”


     “所以你夺走了他的生命?”


     “我只是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


        巴基轻轻摇了摇头,他无法接受用爱情粉饰的恶行,那根本侮辱了爱这个字眼,“你杀了他!他死了!一个死人是不会爱任何人的!你到底明不明白!”


       寂静里似乎响起了一片起此彼伏的嘲笑。一丝诡异的笑容从晋的脸上掠过,他像是上好了弦的木偶,脖子开始朝门边转动,“但我依旧可以爱他。”他低下头,凝视着米娅,“我还可以爱我们的女儿。”


     “不……”巴基握紧拳头,“我不会让你再碰米娅一下。”      


       晋走了过来,轻柔地说:“你很快就不会这么说了。”


       突然,门被再度推开,从门外探出一支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晋的脸。是史蒂夫!巴基既惊且喜。


     “你不爱他。”史蒂夫一字一顿、毫无感情地告诉他,“因为你不是人,你只不过是一个木偶。你根本不会爱。”


     “不!”晋的面孔突然变得十分狰狞,他低沉的嗓音破碎、粗哑,完成变成了另一个人。


     “木偶就是木偶,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孩子。”史蒂夫顿了顿,念出那个隐藏在他背后的名字,“你永远造不出一个真正的人,玛丽·肖。”


       他扣动扳机,子弹在晋的脸上爆炸。他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一块块碎片从他脸上掉落,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


       米娅旋即尖叫起来。


     “快跑!”史蒂夫一把抓住巴基的胳膊。


      他们在阴暗的古宅中展开了一场逃亡。无论跑到哪里,晋的声音总是如影随形,他呼唤着米娅的名字。也呼唤着他的敌人们。


     “你们在哪儿?”


     “我看到你们了。”


      “我会抓住你们的。”


      那次捉迷藏!史蒂夫突然反应过来,他在和米娅接触的时候看到她和一个看不见脸的男人捉迷藏。


      米娅被巴基抱在怀里,小声哭泣着,“舅舅,舅舅,有个老奶奶在身后追我们。”


     “没事,别怕,我们马上就能出去。”巴基安慰她。


     “那爸爸呢?”


     “爸爸走不了了。”


     “那晋呢……”


     “他……他也走不了了。”


      他收紧怀抱,尽量带给米娅一丝安全感。她将脑袋伏在巴基的肩膀上,痴痴地看着那个有父亲、爱和陪伴的房间离自己越来越远。


      终于,他们到达了楼梯口,面前就是逃生的希望,巴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推开那扇大门。


     “等等,你看!”史蒂夫指向窗外。不远处有一片黑压压的影子正向这里飞速移动。


      “是木偶!”确切的说,是那些被玛丽·肖做成木偶的瑞文斯菲尔居民。


      “去厨房!”史蒂夫果断地说。


      巴基抱着米娅逃进厨房,那里的窗户正对着群山和下花园,暂时没有危险。可他们都明白,那些木偶迟早会追到这里。


     “巴基,先把能移动的家具都推到门边,暂时抵挡一会儿。”


       巴基点点头,跑去推来了桌子和柜子,而史蒂夫打开了料理台上的煤气。


       空气里渐渐弥漫着呛人刺鼻的味道,煤气报警器声震耳欲聋。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撞击声。巴基连忙抱着米娅翻出窗户,紧接着是史蒂夫。就在他们落地的那一瞬间,门被撞开了。无数张凄厉狰狞的面孔从门外争先恐后地涌出,张牙舞爪地扑向窗户。他们张着嘴,却喊不出声,因为那一张张漆黑的嘴里没有舌头。


      史蒂夫点燃防风打火机,顺着窗口扔了进去。接着立刻将米娅和巴基护在身下。凶猛的火光瞬间吞没了整个古宅,爆炸掀起的热浪将他们撞出几米远。巴基从草地上爬起来,脚踝传来钻心刺骨的疼痛,似乎扭伤了。他连忙去检查米娅和史蒂夫,米娅完好无损,史蒂夫的背部被热浪严重灼伤,疼得说不出话。他虚弱地朝巴基摇了摇头,示意他别担心,一只手轻轻抚上他的脸。


      他们望着被火焰吞噬的房屋。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切都结束了。


      米娅从草地上站了起来,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天空被火光染得红彤彤的,看上去像是一场奇异的灯光表演。她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步,被巴基一把拉住了手。


      “你要去哪里?”巴基紧张地问,“太危险了。”


       米娅凝视着他,稚气的面孔看上去是那样遥远而陌生,“米娅,走。”


      “走去哪儿?”


      “去找爸爸。”


      “爸爸死了!”


       米娅摇了摇头,伸手指向火焰,“爸爸在那儿。米娅不想再过孤独的日子,米娅想要爸爸妈妈……”


       她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突然挣脱了巴基的手,向火海中走去。


      “米娅!”巴基只要稍稍一动,右脚立刻传来阵阵剧痛,于是他便拼尽全力朝米娅爬去,“别去!米娅!回来!”


       米娅没有听到他的呼唤,而是以一种幸福的神情走向那栋摇摇欲坠的房屋。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火焰从窗口喷涌而出,瞬间将米娅小小的身躯拥入怀中。


      玛丽·肖得偿所愿的笑声在火光中久久回荡,终究是她赢了。


      “不……”巴基浑身颤抖,痛彻心扉,却不能叫喊出声,只能用双手紧紧捂住嘴,将所有的呜咽吞进喉咙。


       在远方渐渐浮现出的一丝曙光里,史蒂夫强忍着剧痛来到巴基身边,轻轻把他抱进怀里。


      古老的橡树湾山庄在火焰中化为一片焦土,所有的仇恨、恩怨、执念都将随着一缕清风徐徐散去,再不留痕迹……


      ……


       车子停在路边,正对着一栋其貌不扬的小楼。墙面是用三种颜色的马赛克是拼成的。一块朴实无华的招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哈蒙德兄弟古董商店。


       史蒂夫解下安全带,吻了吻身旁巴基的脸,“你在这里等我。”


       他推门进入商店,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好闻的香木味。货架上的物品堆放的有些凌乱,逝去的时代在它们身上继续吐露着芬芳。


       柜台后站着一对双胞胎兄弟,看到他熟络地打起招呼,“早上好啊史蒂夫!”


       史蒂夫与哈蒙德兄弟是老相识了。他曾经与他们的父亲巴德·哈蒙德在同一所大学共事过。老哈蒙德去世前嘱托过一些朋友,希望他们能照顾年轻的双胞胎,史蒂夫就是其中之一。


     “早上好,最近过得怎么样。”


     “好,好极了,”托马斯,兄弟俩中的弟弟用一双颇为不满的眼睛瞪着他,“你的娃娃一到晚上就鬼哭狼嚎,吵得我们睡不着。”


     “真抱歉。”史蒂夫眨了眨那双令人无法拒绝的蓝眼睛,温柔又真诚地向托马斯道歉,“艾米莉亚是个认生的小姑娘。新环境里总是睡不着。”


       托马斯轻轻哼了一声,圆圆的大眼睛里看不出有多生气。史蒂夫了解他,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喜欢向熟悉的人博取关爱。


     “来接艾米莉亚回去?”发问的是哥哥杰克,一个英俊、稳重、又很细心的年轻人。他总是温柔耐心地照顾着弟弟和这家店铺。


       史蒂夫点点头,“真抱歉,打扰你们太久了。”


     “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杰克从身后的货架上捧出一只天鹅绒的盒子,艾米莉亚就躺在里面。


       史蒂夫满怀期待地打开盒盖,艾米莉亚的头发和身体都被修补过,还换上了一件粉色的洋装,看上去光洁如新。她一看到史蒂夫,那略显刺耳的笑声瞬间响彻四寰。


      托马斯立刻露出一脸嫌弃。


       史蒂夫小心翼翼地把艾米莉亚从盒子里捧出,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父亲般温柔的吻,“艾丽,我们和杰克、托马斯说声谢谢好不好?这段时间多亏了他们照顾你。”


       艾米莉亚很乖,她的眼睛先是看了看杰克,又转过去看看托马斯。接着又突然咯咯笑起来。


     “免了吧……”托马斯把盒子一并推了过去,“你还是快点把她带走吧。”


       杰克轻轻揽住弟弟的肩膀,手指轻轻地揉了揉,像是在安抚他,又或者哄他听话,“事情解决了吧?”


      “嗯……”史蒂夫谈起这个话题依旧难以释怀,不过他明白逝去的很难追回,“算是解决了。”


      “你气色不错。”杰克用一双带笑的眼睛望着他。


      “什么?”


      “你现在比以前快乐很多了。以前来这里你总是心事重重,眉头深锁,一副忧国忧民的派头。现在嘛……”他朝窗外瞟了一眼,看到一个棕发年轻人在街边抽烟,显然是在等史蒂夫,“好事将近了吧。”


     “你别揶揄我了。”史蒂夫不好意思地笑了。


     “难道不是吗?”


       面对朋友,他无意隐瞒,只不过承认幸福有时候也有点难以启齿,“不……你说的很对。他带给我的快乐比我以往得到的任何一种都要多。”


       杰克知道史蒂夫曾经有过一段孤独艰难的生活,现在他拥有了幸福,他发自内心地为他高兴,“祝福你,我的朋友。”


     “谢谢,同样也祝福你们。”他真诚地说道。


       兄弟俩目送着他走出商铺。那个棕发年轻人迎上前,一手揽住他的脖子,施施然亲了一口。


       托马斯被刺痛了,失落地低下头,目光说不出的艳羡嫉妒。


     “好了,托米……”杰克注意到他的低沉,类似的事情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安慰早已无用,只好试着转移他的注意力,“你能帮我想想这是哪位顾客拿来的吗?”


       托马斯从自怨自艾中抬起头,瞟了一眼杰克手里的东西,一本破破烂烂的笔记本。


     “没见过……”他狐疑地接过,一页一页地翻起来,“完全没印象了。”


       大概是哪个人无意间留下来的吧。他想。不然这种东西也没什么价值。他不会接手的。


       那似乎是一本工作日记,里面画了很多木偶设计图纸,最后几页贴着从报纸剪下来的新闻,还有一些泛黄的旧照片。


       这些照片大多数是全家福,一家老少幸福地坐在一起。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照片沾上了污渍,每个人的嘴都有点黑乎乎的。


       最后一张照片属于一个三口之家。画面上的亚裔男人非常漂亮,小姑娘也笑得十分可爱。


       托马斯痴痴地凝视着照片,羡慕于这样平凡幸福的家庭生活。窗外的光线缓缓移动,一片阴影掠过微微泛黄的相册,然后,不知是否是托马斯盯着一件事物太久产生的错觉,他竟然看到那个亚裔男人向他轻轻眨了眨眼睛。


        他被那目光摄紧了,一股巨大的寒意涌上心头。


     “你在看什么?”哥哥杰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从失神中带回现实。


     “没……没什么。”他敷衍着揉了揉眼睛,“忙了一上午,有些眼睛痛。”


       一片和煦柔和的神情在杰克的眼睛里浮现,他亲呢地揉了揉弟弟的卷发,就像他们小时那样,“我们去吃点东西。我给你做柠檬蛋糕。”


     “好。”托马斯几乎是忙不迭地同意了,他此刻只想尽快逃离这本相册。


       杰克带着弟弟走进店铺后的厨房,把那本被翻开的相册留在原地。屋子里静悄悄的,空气里飞舞着金色的尘埃。过去的时代在货架上那些历经沧桑的小玩意身上似乎缓缓复苏了,处处都能听到它们的沙沙低语。


       还有一个哼着歌谣的柔和声音,虚无缥缈,似乎是从窗外传来的。


       这时,从黑暗处突然伸出一只苍白枯槁的手,悄无声息地伸向柜台,啪地一声合上了相册。


       当心玛丽·肖的凝视。


       她没有孩子,只有木偶。


       如果你看到她,切记不要尖叫。


       否则她会扯开你的嘴巴,撕掉你的舌头。


       END?


终于写完了这个故事……最近这几天基本已经陷入癫狂状态,《死寂》反复看了N遍寻找灵感,平时哼歌也是脱口而出电影主题曲……有时候自己都能把自己吓一跳。希望我的努力没有辜负如此精彩的电影……也能给你们带去一点快乐。


最后一幕出现了Jack和TJ,细心的读者大概会发现,我在他们身上留了一些线索和伏笔,如果我有精力的话,大概会把《清凉》写成一个惊悚故事集,而下一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TJ和Jack。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给我留言。最近和朋友们聊天,发现很多人期初对我的印象都是高冷、不容易亲近。然而事实其实截然相反,我非常欢迎有人和我交流。


最后的最后,感谢 @户田梨 对我的支持,如果没有你的鼓励,我大概写不完这个故事。也谢谢 @风霜啪嗒糖 的长评,QwQ,被爱的感觉真好。


下个故事见。



评论
热度(440)
©楓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