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奏

查看个人介绍

【盾冬】成双成对(一发完的小甜饼,算是博物馆奇妙夜AU?)

七花七夕:


全世界的Steve和Bucky都要谈恋爱,包括博物馆里的那些也是~~~ 


算是博物馆奇妙夜的AU?


第二部好像都是在同一个博物馆嘛~~~~


 ——————————————




史密森尼博物馆有个美国队长展区,这大家都知道。


Steve后来也知道了,他还蛮喜欢乔装了去看一看的,因为那里至少可以让他找到怀旧的气息,有他熟悉的人和故事。


虽然他的乔装其实挺烂,烂到每次都会被小孩子认出来,当然他及时用超级英雄的光环制止了孩子们脱口而出的“队长”,所以倒也没有什么新闻爆出“美国队长常常光临自己的博物馆,回味昔日战斗辉煌”这样囧囧有神的标题。


Steve于是依旧做着他那孤独的英雄,依旧偶尔去博物馆怀旧,他从自己的照片和油画前匆匆走过,大部分时间盯着Bucky那张展台发呆。


耳边则一遍遍地回响着“牺牲”这个词,提醒他心底血淋淋的伤口。


 


 


“我要抗议!”有一天他在博物馆一直待到即将关门,看见一个管理员老大爷正在对着馆长发脾气,“我这把老骨头要出去旅游几天,你居然不允许?我要告你们虐待员工。而且这个展厅哪有东西值得偷的。我在这里值了很多年的夜班了,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


真抱歉,Steve想,的确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美国队长的旧照片和美国队长的旧制服而已。哪像隔壁的历史博物馆,还有珍贵的古文物呢。


馆长好言好语地解释,最近人手实在不足,然而这位中气十足的老爷子依旧不肯答应。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代两晚班。”Steve听不下去争吵,便走了过去,左右他最近无事可做,待在博物馆还能继续怀旧。


他不想回自己那间没有人味儿的小公寓。


馆长并不想另雇个人付工资,正打算不耐烦地回绝时,在看清对方长相的时候差点结巴地咬断自己的舌头。


夭寿啦,自己博物馆纪念的那个人跑来要看守博物馆啦!


老眼昏花的保安老大爷并没有认出Steve,他感谢了这个健壮小伙子的热心,并且又大骂了一顿馆长的吝啬。


既然美国队长都开口了,馆长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答应他,而且工资按正常夜班结算。


他可不敢拖欠美国精神的工资,那些粉丝会向他家里丢鸡蛋的。


自然Steve也没忘了请馆长保密,否则“美国队长在美国队长的展馆值夜班”这种新闻标题似乎更囧一些。


 


 


深夜的博物馆昏暗宁静,电子展牌也关掉了,Steve拿着手电,百无聊赖地搬了保安大爷友情赞助的躺椅,坐在咆哮突击队的大照片旁。


他没拿警棍,那玩意对他来说还没有自己的拳头好使。


何况老大爷嘱咐过,困了就放心大胆的睡,他只需要负责这一块不算大的展馆而已,哪个贼脑子抽了才会来这里偷东西。


就算是美国队长,静坐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也会觉得渐渐困倦,Steve其实已经在博物馆逛了一个白天了,实在也没有更多可怀旧的了,加上这个躺椅其实还蛮舒服,还不到十一点,他就已经开始进入睡眠状态了。


上过战场的士兵睡眠总是很浅,他觉得自己并没有睡多久,耳边却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总不会真的来贼了吧,美国队长觉得有些囧,第一天上班怎么能碰到这种事呢?


他决定先装睡一会,反正如果有小偷,也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他真想知道哪个不开眼的贼会到这里来,难不成是走错了路?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大,然后他听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说:“嘿,Bucky,到这边来。”


SteveRogers,直接从躺椅上翻了下来,摔得结结实实。


幸好没有被那些视美国队长为心中偶像的孩子们看见。


 


 


他完全清醒,想看看谁在跟他开这种恶劣的玩笑。


不要随便触美国队长的逆鳞,Steve自认发起火来也没几个人招架得住。


然后他接着昏暗的光线看过去,瞬间目瞪口呆,几乎是整个人震碎了三观。


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一堆无脸模特后面的咆哮突击队的巨幅海报中的人物开始动了起来,而且很明显地分成了两堆,美国队长和Bucky站在一起,另一群咆哮突击队队员聚在一起,似乎理所当然并早已习惯的样子。


海报美国队长和海报Bucky就这么愉快地聊起了天。


接着,那堆无脸的模特也开始灵活地动了起来,和真人看来没什么区别,并且依旧是美国队长和Bucky站在一起,另一群队员聚在一起。


虽然模特没有嘴不会开口讲话,但他们可以肢体交流。


于是Steve就看着模特美国队长搂住模特Bucky的腰,两张白生生的脸靠在了一起,这姿态看起来很像接吻。


不,根本就是接吻吧。因为模特队员们捂脸的捂脸,耸肩的耸肩,鼓掌的鼓掌,而一旁海报上的咆哮突击队队员则又吹口哨又欢呼。


“嘿队长,今天这帮小白脸比你动作快啊,你居然只顾着聊天~~~”海报上的Dum Dum大声喊着,似乎还是当年那股干劲十足的样子


接着海报美国队长瞥了一眼吻得难舍难分的模特们,也将海报Bucky一搂,这次是实实在在巨大的接吻,清楚得Steve都能看清他们嘴唇的互相吮吸,以及海报Steve那根不安分的舌头都开始攻城略地了。


模特队员和海报队员又开始为海报队长欢呼鼓掌。


Steve想自己要不就是在做梦,要不就是Loki这种恶作剧之神又来捣蛋了,这种情景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且他自己都没能这样吻到Bucky呢,虽然这大概不是重点。


他居然开始嫉妒起自己的巨幅海报了。



 


 


见多识广的Steve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很痛,应该不是做梦。


而墙上的热吻和欢呼声还在继续。


“又来了,哼。”不屑的声音传来,Steve循声望去,原来是墙上贴的自己刚变大那会儿的裸身照片。


那时候大概正是自信爆棚又青春无敌的最任性自在的自己吧。


接着又有一个很平和的声音传来:“Falsworth,能帮忙打开一下那些展台影像吗?”


如此熟悉的声音,Steve差点鼻子一酸落下泪来。


说话的正是白天他驻足最多的那块Bucky的单独展板。


“我不想看到那些黑白影像的秀恩爱的家伙。”照片大个子Steve不开心地说,“不过Bucky这么说了就去打开吧。”


作为在场唯一有腿的模特组,白着脸的Falsworth轻车熟路地走过去打开了那些电源,看来他们绝对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因为Steve觉得自己都不会折腾那么多按钮。


灯光一亮,Steve看到电子屏上小个子的自己和长高的自己分列开来,然后大家齐刷刷地盯住了白天他驻足最多的那块Bucky的单独展板。









大头像的Bucky甩了甩脑袋,不再是白天那副严肃的面孔,甜甜地笑起来向那些照片打了声招呼:“大家好。”


“Bucky你好。”“客气什么。”“(。・∀・)ノ゙嗨Bucky,今天过得好吗?”问候声此起彼伏。


就连Steve自己也呆住了,他有多久没见到Bucky的笑了?


这一瞬间博物馆里这些不合情理的事情都算不得事了。


Steve几乎是用冲的跑到了展板前,大头像Bucky都被他吓了一跳:“SteveRogers?”


这一声刚出,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包括依旧在比谁热吻的时间长的模特组和海报组。


“我记得你。”大头像Bucky说,“你今天在我面前停的时间很长很长,大部分人不过会停下来两分钟看看而已,只有你一直站着不动直到闭馆。”


“我觉得这没什么,如果我从照片里出来,我也会这么做的啊。”照片大个子Steve朗声说道,并且得到了电子屏大个子Steve的连连附和。


正牌的Steve几乎是扶了扶额:“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头像Bucky给他解释道,其实他们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历史博物馆来了一批埃及文物,里面有块奇怪的金牌,于是晚上博物馆里所有的展品都有了生命和思维,包括他们。白天他们虽然看起来和普通展览品没有分别,可却有自己的思维,而晚上十二点之后,他们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其他馆里更鸡飞狗跳,不信你去看看。Dum Dum他们经常去窜门的。”大头像Bucky提醒他说。


Steve走到门口,隐隐看见对面的历史博物馆里灯火通明,还的确有音乐声传来,热闹得完全不正常。模特组的咆哮突击队队员已经三三两两地出了门,还冲他打了声招呼,而海报组的队员们也从墙壁上诡异地移动了出去。


他默默关上了门,并不想去凑这个热闹,他对原始人和林肯的复活没有丝毫兴趣,他只想在这里安静地怀旧。


SteveRogers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他的系列展品们都继承了这种性格。


没有嘴的模特美国队长即使想说什么也不行,他径自将自己的Bucky拉到角落里交流感情去了。


海报美国队长则开始了怀旧,和海报Bucky开始大谈各种过去的事情。


至于墙上那些循环播放的影片里的美国队长,根本没有朝正主这里看上一眼,毕竟他们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Bucky要交流。


Steve就看着那段他和Bucky都笑得甜甜蜜蜜的影像中的美国队长笑得越发看不见眼睛,并且开始大讲笑话,还越来越往少儿不宜的笑话上靠拢。


Steve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活泼的一面,不过说起来录这段影像的时候虽然他们说的话很一本正经,他却因为Bucky那甜蜜的笑容而脑子里的确冒出些少儿不宜的念头。


看来影像中的自己完美沿袭了这种思想。



 




“那家伙看起来真开心。”他盯着影像中的自己说。


“他有什么理由不开心?”一个浑厚而略带怨念的声音飘过来,Steve回头一看,却是门口那常常被他忽略的大幅油画美国队长已经移动了过来。





巨大油画散发的巨大怨念令他有点打寒颤,他向自己觉得最亲切的大头像Bucky询问:“他怎么了?”


大头像Bucky看起来不太好意思的样子,Steve了解他的习惯,若不是没有身体,事实上下一刻Bucky应该就会用手挠挠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了。


对Bucky的任何小动作,他都了如指掌。


电子屏大个子Steve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同样一脸不满:“嘿我说,这不是你的博物馆吗,你不觉得Bucky太少了吗?”


Steve环顾四周,突然意识到的确是这样,所以电子屏和照片以及油画美国队长只能来找大头像Bucky聊天。


因为其他的Bucky被他们身边的Steve霸占住了,根本腾不出嘴来说话。


他想他可以理解油画美国队长对他的怨念了,本来就好几个人围着大头像Bucky了,他这个正牌还要占用有限的聊天时间。


所以Steve的选择是,继续聊天,忽略那些怨气冲天的电子屏、照片以及油画。


他想,他有太多的思念渴望有个倾诉对象了,即使是个假的Bucky,又有什么关系呢。


博物馆真是个好地方,他觉得自己可以夜夜在这里值夜班。


当然,电子屏和照片以及油画美国队长希望他永远都不要来了。




第二天馆长战战兢兢地问一脸神清气爽的美国队长感觉怎样,Steve笑容温和地表示这个博物馆真是太棒了,他申请从此做美国队长展馆的专属夜班保安。


“还有……”Steve眉头一皱,“我觉得这里陈设都不错,但是缺了些东西。”


“您说您说。”馆长想着反正是你的纪念馆,你来提意见更好,可以以这个为噱头再吸引一批美国队长死忠粉参观。


“我觉得这里光写字不好看。”他指着油画美国队长对面的那堵墙说,“我觉得这里应该放一副Bucky……我是说Barnes中士的大幅油画。”


“啥?”馆长一脸懵逼。


“还有,”Steve将馆长拉到照片墙那里,“这儿光贴我的照片多单调啊,贴几张Barnes中士的照片吧,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呢。展台上也弄几张他的照片吧。”


馆长表示,我这里是美国队长纪念馆,不是美国队长和Barnes中士的纪念馆啊,这么弄主题都不对了,上头也不会同意的。


Steve幽幽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晚上,电子屏、照片以及油画美国队长几乎要从画中走出来给正牌Steve锤肩倒水了,他们亲切地鼓励他再接再厉,哪怕使用惨无人道的精神攻击,也要让馆长妥协。


“我这样算不算滥用职权。”Steve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大头像Bucky。


大头像Bucky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这算不得什么,博物馆里也是很无聊的,大家都希望能有个伴。”


Steve心醉得恨不得将这块展板掰下来扛回家去。


“不过……”大头像Bucky皱了皱眉头,“我怎么觉得你忘了帮我在旁边再立个Steve的展板了?对着那些有手脚的Steve,我觉得不太公平。”


立了展板谁陪我聊天?Steve默默地想。


就允许他自私那么一小下吧。


 


 


馆长并不太赞同美国队长增加些照片的提议,于是Steve通过Natasha的帮忙,在神盾局的社交网站上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一瞬间多少粉丝涌入博物馆抗议。


“队长九十多岁了,他只想多一些图片怀念自己的老朋友,这有错吗?”


“Barnes中士是咆哮突击队唯一牺牲的人,多点照片怎么了,何况是队长亲自要求的!”


馆长压力山大,只好妥协,但他几乎哭着求队长,进门那里真的不能放Barnes中士的巨幅油画啊,不然大家都以为走错地方了。


对此Steve只能妥协,最后让画师在油画的一角画了一副Bucky小小的肖像画。


馆长觉得既不美观也没什么意义,但既然美国队长坚持,谁还能说什么呢。


一开始油画美国队长听到这个消息还不满了一下,但当油画完成后的第一个夜晚,他简直沉醉得心都要化了。


他用双手捧着新鲜出炉的、小小的Bucky在墙壁之间跑来跑去,跟所有人炫耀他可爱的小宝贝。


甚至还破天荒地去了别的展馆,回来的时候一脸怒气,Steve听海报Dum Dum说,油画队长在穿过文化馆正厅那副放大了的《最后的晚餐》时不小心被犹大撞了一下,小小的油画Bucky掉到餐桌上,气的油画队长当时拿出盾牌将耶稣所有的弟子都打晕了,一旁挂着的达芬奇画像连鼻子都气歪了。


Steve想,自己在文艺复兴大触们心目中的形象大概就此彻底摧毁了吧。


 




没事的时候,Steve似乎更流连于美国队长博物馆了,白天他去参观,夜晚他和大头像Bucky聊天,他现在几乎包了保安大爷所有的夜班,并且答应将工资全部算在大爷头上。


保安大爷并不清楚这个小伙子的目的,可既然有人愿意不要钱做事,他还乐得清闲。


如今晚上的美国队长展馆比以前更加情话绵绵,油画美国队长那巨大的怨念声再也听不到了,他每天看小小的油画Bucky还看不过来,只懊恼自己白天不能分心去看对方。


照片小个子Steve得到了一张Bucky刚入伍时照的相片,Steve每每一到十二点,就看见那个小个子轻巧地越过照片的边框挤到Bucky那边去。


至于照片大个子Steve有点不高兴,因为Steve一开始也是想找点对应时间的照片的,那个时候他刚刚完成血清的实验时,Bucky还在战场上,所以好不容易找到的照片都是Bucky和战友的合照,密密麻麻的人还挺多,像素也不高,每次照片大个子Steve想找人,都得在照片里摸索好久才能拉到Bucky的手。


不过在Steve看来,这其实也是照片大个子Steve的乐趣之一,他从没提过要换掉照片,Steve曾问过他原因,他难得收起那股傲气,认真地回答:“那个时期Bucky在辛苦地打敌人,没有我陪着,实在是太辛苦了,至少现在我要陪着那个时候的他。”


这算是勉强弥补一点遗憾吗?Steve想,那个时候他其实很想第一时间去Bucky身边和他一起杀敌,可现实却不允许,天知道他是如何心急如焚。


“Steve,你不觉得你来得太勤了吗?”有一天晚上,大头像Bucky突然这样问他。


Steve不觉得,他不去这里,还能去哪里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能因为我只有一个脑袋,所以每天想得比较多。”大头像Bucky自嘲地笑了笑,“你看,我们这些展品都有固定的生活轨迹,而你不是,你是活生生的人,你可以改变自己的。”


Steve侧目望去,四周没有人关心他们在聊什么,咆哮突击队的队员全都出去喝酒了,只有一对对的Steve和Bucky在聊天。


每一对都有自己的日子在过。


“所以你不能和一面展板过一辈子吧。”大头像Bucky的声音那样轻柔,“如果我是真的Bucky,我愿意一辈子陪着你的,很抱歉,我不是。”


Steve觉得脸上湿湿的,他想自己大约是哭了。


有时候面对现实比他想象中要艰难得多,这个世界上再不存在自己的Bucky,他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三天后Barnes中士的展板旁立了一块美国队长的大头像展板,有游客询问馆长:“这是不是有点多余?美国队长的生平简介在进门时就已经有了啊。”


馆长无语凝噎,队长坚持要立,他能说什么呢?


老人家高兴就好。


 


 


Steve忍住了再去博物馆的念头,大头像Bucky说得对,即使痛,他还是得面对现实的,他是人们心中的超级英雄,他得维系这个世界的安危。


但上帝为你关上一扇窗,他也会为你轰塌一座楼。


当看到活生生的Bucky掉落了面具站在自己的面前时,Steve几乎呆若木鸡。他的第一反应是,尼玛我的Bucky回来了,以后去博物馆不会再被那些海报模型和油画秀恩爱了!


于是心情无法平复,直到确认了Fury未死而他们要再度入侵神盾局的时候,Steve才坚定了自己的计划,他要找回自己的Bucky,不论对方变成什么样。


而美国队长展馆也平生第一次遭了贼。


Steve自己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要去扒模特美国队长的衣服,而且还遭到一个无脸塑料模特的剧烈反抗。


而模特Bucky还来帮助自己的伴侣捍卫衣服的所有权。


模特没有嘴巴所以不能发声,无声而激烈的战斗持续了好久,至于模特咆哮突击队队员们显然并不打算参合正牌队长和他们的正副队之间的衣服争夺战,所以再一次躲出去喝酒。


终于正牌Steve凭压倒性的武力值大获全胜,被扒光的白花花的模特美国队长羞愤地双手捂胸,模特Bucky还用盾牌帮他挡住了关键部位。


其实Steve还想把Bucky曾经的那件蓝棉袄也扒走,但这遭遇了模特美国队长超过刚刚十倍的愤怒抵抗,而且Steve觉得扒光自己无所谓,可强行扒走Bucky的衣服他总觉得自己像个禽兽,实在下不了手只能作罢。


新立起来的展板上的大头像美国队长严肃地皱起了眉头:“Bucky,这就是我的原型吗?想不到这样禽兽。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不让他扒你衣服的。”


大头像Bucky白了他一眼:“Steve一定是有原因才这么做的,这也算他自己的衣服,而且我们两个只有头,你告诉我衣服在哪里?”


 


 


九头蛇的洞察计划被摧毁,但寻回Bucky的计划却并不顺利,Steve在医院昏迷了三天三夜,身上的制服也被Bucky打得破破烂烂。


休养了好久之后,Natasha拿来了冬兵的相关资料,这让Steve又消沉了很久,痛恨自己那么久以来的无能为力。


他将自己关在屋里,直到目光接触到那件老制服的时候,才稍微找回了一些自己。


这样的消沉根本于事无补,Bucky还处在危险之中,他要做的只是将对方找到并保护好而已。


仅此而已。


于是他强打起精神,这是一趟漫长遥远的寻人之旅,他不知道自己要走多久,在这之前他至少该把制服还给模特美国队长。


他潜入博物馆,然后囧囧有神地发现模特美国队长身上被人挂了一块国口旗遮羞。


一见到他来,模特美国队长愤怒地手指指向他,可惜口不能言,不然大概早就破口大骂了。


而其他的照片展板和油画上的美国队长和Bucky则异口同声地喊道:“你TMD为什么才来,我们已经见到他啦!!”


 


 


和Steve最聊得来的大头像Bucky告诉他,前些天他们看见了真实的Bucky,也是这样呆立在展板前盯了好久,他们瞬间就明白,这八成就是Steve发疯的原因了。


可白天的他们留不住Bucky,晚上也不知道去哪里通知Steve,毕竟Steve那时躺在医院里,谁都找不着他。


Steve后悔极了,以前他天天泡在博物馆里,Bucky为什么不来转一转呢。


他对那些展品们讲诉了Bucky被九头蛇变成冬兵后的悲惨日子,每个人都义愤填膺,包括咆哮突击队的队员们,嚷嚷着要去为他们的狙击手报仇。


每个Steve都搂住了自己的Bucky并声称:“Bucky,我绝不会放开你的手。”


大头像Steve没有手,只好用自己的脸蹭了蹭自己的Bucky。


Steve很感激他们的慷慨激昂,但他显然不能带着一堆油画和照片去对付九头蛇。


每件展品都表达了他们的祝福,希望Steve早日找到自己的Bucky,然后回来加入他们的深夜狂欢。


Steve想,这次真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空回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找就是三年多的时光,这期间的惊心动魄让Steve并不想回溯,他几乎就要保不住自己的Bucky了。


即使如今,他依旧只能在冷冻舱外看着Bucky沉睡。


他已经变成了通缉犯,这倒不算什么大事,但他担心自己的博物馆会遭到拆除,里面那些展品还挺让他挂心的。


他托Natasha去打听了一下,Natasha虽然对他在这个时候挂念着自己的博物馆的行为很是不解,不过还是去探听了一下消息。


“你的展馆并没有被拆除,至少一半的美国民众是不允许如此简单粗暴地对待他们的队长的。不过鉴于你现在的身份敏感,于是只好那个展馆暂时停止对外开放了。”Natasha告诉他。


Steve呼出了一口气,不对外展出而已,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只要博物馆里的各位还平平安安就行。


这期间他在回华盛顿处理事务的时候,偷偷潜入过一次博物馆,里面除了积灰比较多以外,并没有什么改变,大家也对他的到来致以热烈的欢迎。


“你没把他带来?”大头像Bucky忽闪着眼睛问道。


Steve简单讲诉了一下之前他们的遭遇,以及如今在美国的处境,换来周围一片遗憾之声。


油画Steve捧着他的小Bucky,愤愤地说:“上面那些真是些愚蠢的家伙。”


大家赞同,可这就是现实,不是一副油画可以改变得了的。


只有真实的Steve可以通过努力改变这一切。


 


 


到了第四年的时候,地球已经笼罩在了一片危险之中,Steve也终于唤醒了他的Bucky。


他们有了新的手臂,新的盾牌,还有新的人生。


“你胡子长了。”Bucky说。


“你也不赖。”Steve笑,“我总应该改变一下形象。”


为了联络其他复仇者们,他们两个共同偷偷踏上了美国的土地,Steve提议先去一个地方再说。


Bucky奇怪地看着他。


大晚上来博物馆,真亏美国队长想得出来,何况这地方他似乎以前也来过了。


他们来的时候是十一点五十五分,Steve提议再等上一会儿,会有很多朋友来。


Bucky想,现在的年轻人难道流行在深夜的博物馆搞聚会吗?


而Steve则掏出两张照片挂到了墙上,一张是他当年刚在神盾局醒来,惊慌失措跑到大街上时被路人拍下的样子,还有一张是他从九头蛇那里找到的资料——被冰封的冬日战士。





Bucky不解地看着他。


Steve指指照片:“当年不能从这个地狱将你救回来是我这辈子最懊悔的事,至少让他能弥补一下遗憾。”


Bucky并不知道挂两张照片可以弥补什么,他迷惑地看向照片,此刻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周围一片灯火通明,毫无心理准备的他几乎被突如其来的欢呼吓了一跳。


令人震惊的,照片里茫然慌乱的Steve动了起来,没有丝毫犹豫地跨过了相框边缘,进入一边的另一张照片,狠狠地将冷冻舱拆了个粉碎。


然后他轻柔地扶起沉睡的冬日战士。


“干得漂亮,队长!!”海报队员们欢呼起来,“为队长性感的胡子干一杯!!”


“你好Barnes中士,我们想见你很久了。”善于交际的曾经的馆宠——大头像Bucky温柔地向正版Bucky介绍这一切的起因。


而其他美国队长的欢迎方式则是搂住自己的Bucky再来一发热烈的深吻。


听完事情起因的Bucky已经走到了Steve身边,此刻他正一一和曾经的老朋友打着招呼。


“那个展板告诉我,你曾经特别羡慕这些。”他指着动作越发激烈的模特队长和Bucky,以及将接吻细节展现得淋漓尽致的海报组。


“曾经是的……”Steve话音刚落,他的Bucky,曾经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已经一把掰过了他的头,然后给他一个真实而甜蜜的亲吻。


“现在呢?”Bucky问。


“现在吗……谁还管他们。”Steve笑了,笑得比一旁黑白影像里的自己还要灿烂十倍,他搂住Bucky,继续着展现自己的幸福。


咆哮突击队们的欢呼声几乎要将屋顶掀翻。


 


 


远远的,文化馆和自然馆那边的欢庆停止了下来,大家议论纷纷。


“美国队长那边很久没那么热闹了,是不是有好事发生?”


“去凑凑热闹吧。”


所有展品浩浩荡荡地出发,只有油画里的耶稣和他的门徒,以及伟大的艺术家达芬奇表示,去他娘的美国队长,一辈子不想看见他。




———END—————

评论
热度(1532)
©楓奏 | Powered by LOFTER